RSS订阅 加入收藏  设为首页
游戏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游戏

游戏:《陇中手艺》

时间:2018-06-21 08:26:21  作者:未知  来源:网上收集  浏览:  评论:0
内容摘要: ◎作者:阎海军 ◎北京大学出版社 ◎2018年4月“用一生做一件事,与时间相对抗,匠人用匠心生成匠艺。伴随城市化、工业化、市场化、全球化,手工技术将逐渐消逝。本书是一本

◎作者:阎海军 ◎北京大学出版社 ◎2018年4月

“用一生做一件事,与时间相对抗,匠人用匠心生成匠艺。伴随城市化、工业化、市场化、全球化,手工技术将逐渐消逝。本书是一本献给乡间手艺人的书。作者阎海军就是在这样的农村手艺人中长大的。他历时3年采访200多位手艺人,挑选了25种陇中手艺,25则生命故事,却是中国6万个乡村的缩影。明快素简的诗性语言,纪录片化的叙事风格,向追求质量至上而劳动的人致敬,向渐行渐远的中国农业社会注目以礼。”

一爿土炕,三五个人围坐,有亲友,有邻居。有男人,有女人,男人要么吹牛,要么抽旱烟,要么打牌。女人清一色都在忙着编草缏

河南,黄土高原的东部区域。这里是中国的粮仓,也是小麦主产区。每年秋收,小麦秸秆成了当地农民的累赘。每年夏收,河南人焚烧小麦秸秆的烟雾新闻刷爆网络,各类争论不绝于耳。

陇中,黄土高原的西部边缘。小麦是这里的主粮。小麦秸秆与小麦都被视为珍宝。从麦地收割,回场打碾,小麦秸秆或作毛驴的饲料,或成烧饭的薪柴。但它还有一样更大的用途,它联结黄土高原东西两个区域之间人们的互动,更联结出了一件东西南北通用的产物。

晴好的日子,陇中山沟里无数个打麦场上,柴油拖拉机的突突声震得麻雀不敢上树。

高高堆积的麦垛被拆开,扎好的麦捆被松绑,一层层像地毯一样铺到打麦场。艳阳炙烤,灼人背脊。多晒一会儿,有利于脱粒。赶在打碾开始前,妇女紧急入场,各自抢着“折麦秆”——将麦穗连同麦秆在第一个结疤位置折断,褪掉皮层,麦秆如少女伸出裙裾的秀腿,白嫩鲜艳。

张娟从很小就学会了“折麦秆”,每年的麦收时节,张娟都要帮助母亲。离开家乡十多年之后,重回娘家,她看到的依然是熟悉的场景。

艳阳下,头戴草帽的妇女一个比一个手勤眼快。不一阵,打麦场边堆出了一摞摞带着麦穗的麦秆。不能太粗,不能太细,不能太短,用“三不”原则在小麦多如牛毛的打麦场上挑选出中用的麦秆,这是一件精细的作业。

打碾是重头活,男人们做主,一天之内的任务要快速完成。盛夏时节,雷雨多。防雨很关键。妇女们“折麦秆”总是要赶在碌碡飞转之前。折的时候抢,折好了手工脱粒也要抢。妇女忙起了折麦秆、脱麦粒的活,难免耽误正事,总免不了男人的白眼和抱怨。

张娟的童年时期,成长的任务就是接受母亲的濡染薪传,成为逆来顺受的陇中传统居家妇女。把麦秆都当成宝的陇中农民,小麦在他们心中自然比黄金还重要。她眼里的父亲少言寡语,默默地干活,像黄土地一样沉静。

一爿土炕,三五个人围坐,有亲友,有邻居。有男人,有女人,男人要么吹牛,要么抽旱烟,要么打牌。女人清一色都在忙着编草缏。屋内光线昏暗,只有一盏煤油灯。偶尔一声欢笑挤出窗户格栅,瞬间淹没于沉沉黑幕。

这是20世纪末,陇中一个叫崖湾的村庄漫长而沉闷的夜晚。张娟初中毕业,学业也跟着终止。她坐在母亲身旁,听一群妇女说了很多年还在继续说的家长里短,百无聊赖。母亲强迫自己也编草缏,但是张娟的手指懒得要命。不念书,通往未来的路,只有打工一条。但母亲坚决反对她出远门,生怕她自由恋爱、一去不回,既丢彩礼又辱声名。整个冬天,她内心都非常抵触。她不再喜欢关于麦子的诗歌,她更憧憬遥远的远方。

编织草缏,当地人称作“掐缏子”。“掐”字形象。将三根麦秆对折,再加一根麦秆,七根麦秆形成单数,两手食指和拇指挤扁最靠边的麦秆,盘绕邻近的麦秆与第三个麦秆交错压实,七根麦秆如此反复回旋、相互挤压,形成一厘米宽的草缏。错茬加压,一根麦秆进入编织序列,基本能形成10厘米草缏的接续。

(连载一)


相关评论

最近更新

本类推荐

本类排行

百度 
本站所有站内信息仅供娱乐参考,不作任何商业用途,不以营利为目的,专注分享快乐,欢迎收藏本站!
所有信息均来自:百度一下 (bbin老虎机)
浙ICP备14032487号-1